记者对市区内前十位的地点进行了实地探访

图片 1

上周,一份“北京违章高发地总排行榜”在网上引发热议,其中列举了北京交通违法高发地TOP30,第一名“京通快速3.28公里东西双向”违法次数高达4.2万余次。针对这一引发热议的排行榜,记者对市区内前十位的地点进行了实地探访,发现这些路段交通违法确实较多。对于此榜,北京市交管局表示,从未统计相关数据,该榜所列地点虽有一定代表性,但数据准确性无法确定。

限行摄像头常发威

位置:丰台区大瓦窑桥西西向东关键词:超速、违限

此处的探头位于大瓦窑桥西侧一座铁路桥西侧约20米处,双向的主路上分别有9个探头,辅路上分别有1个。记者到达此地是下午1点多,观测的15分钟内,通行的车辆川流不息,除了个别车辆车速比较快以外,未见明显的违章行为。

徐先生家住房山,为了上下班方便,同时照顾怀孕的妻子,虽然没有摇上号,他还是在河北买了一辆二手车。这样的后果就是,他每天都必须在7点前到单位,下班也要加班到晚上8点以后再走,以避开早晚高峰的限行时段。今年8月连续两天,他因为家中有事儿,一下班就往回赶,同时抱着未必会被拍到的侥幸心理。结果后来一查才发现,自己多了两个违反限行的记录,都在大瓦窑桥,只好交了200块钱。

下坡路段超速情况多

位置:丰台区花乡桥东内环东向西关键词:超速

上周四下午4点半,丰台区花乡桥内环东侧400米的人行天桥上,由于该路段十分通畅,过往车辆均以较高速度行驶。在该天桥下方设置有两组监控探头,在天桥西侧约300米位置,超速测速提醒的提示板竖立在主路间隔离墩内。记者注意到,由于该路段较宽,为双向八车道,且花乡桥下为最高点,所以,驶过桥下的车辆均面临一条长约300米长的宽阔下坡。由于该桥西侧并无测速点,且过桥后下坡较长,不少车辆驶过天桥时车速较高。

赵先生是花乡桥二手车交易市场的一名售车员。据他称,由于销售二手车,自己经常会带客户在四环主路内试车行驶,所以对附近路况十分熟悉。对于花乡桥东侧的测速点,他认为主要原因是交通通畅导致司机麻痹大意,外加下坡过长导致的超速。他说,往往车主以为南边路况好就可以开快不被拍,“其实南边探头才多”。对于该超速多发地段,赵先生认为,主要问题还是在车主,“80迈其实不慢了”,按章驾车不但安全了自己,更安全了其他人。

非机动车道常被挤占

位置:丰台区京开高速辅路新发地桥下进出京双向关键词:违规占道、限行

上周四上午7点,丰台区新发地桥下、京开高速入口辅路处,相比南四环的一路畅通,这里的路况像突然被打上个结。记者看到,由于该桥区两侧坐落着北京最大蔬果批发市场,加之长途客运站、二手车交易市场、物流中心等大型市场,此路段车流量很大。

在新发地桥下辅路记者注意到,在马家楼区桥行驶至新发地桥两侧近100米左右的位置,辅路道路一直为两条机动车道。然而在接近桥区后,路面被突然收窄,可供机动车行驶的车辆变为一条。经过现场观察,在短短10分钟内,占用非机动车道行驶的机动车数量达37辆。由于地处大型批发市场,不少外地号牌的车辆也“出没”其中,由于在早高峰时段,且位于五环内,这些车辆也违反了限行规定。

吴师傅是一位具有20多年驾龄的老货车司机,每天,他驾车由河北张家口某蔬菜基地向新发地市场运送蔬菜。他说,几年来,由于物流不畅等原因,有时他不得不驾驶外地号牌进京,这就导致自己有可能被探头拍到。同时,桥下突然收紧的车道也让自己吃过几回亏。他认为,路面划线不清晰和车流量太大是导致车辆违规占道的主因。“有时候跟着前车不知不觉就违章了。”他说。他建议,官方能在桥区附近设置警示牌,提醒收紧道路,也提醒司机们切勿抢行,安全第一。

司机建议出口设减速带

位置:丰台区岳各庄北桥北外环由北向南关键词:违规变道、占用应急车道

在位于岳各庄北桥以北约500米的过街天桥上,共有2个可转动式探头。该天桥南侧恰好为车辆驶入辅路的出口,不少车辆在这里驶离主路。该出口不大,出行车辆较多,其拥堵状况和主路内顺畅的交通形成了鲜明反差。为了更快驶出主路,不少车主采取了占用应急车道、“加塞”等违规方式行驶。上周五中午的15分钟期间,有26辆车在驶出主路时,轧线驶过最右侧的应急车道。

胡先生每天上下班都经过此地,他说,这里确实容易被拍。他向记者指出,在人行天桥南侧往南约200米处的主路出口,违章情况较为明显。他说,在车主驶出主路的时候,不少车辆都碾轧了应急车道的白实线,甚至直接从应急车道驶出路口。对此,他建议相关部门在出口处设置减速带,并提醒车主能减速慢行。

司机太急进紧急行车带

位置:海淀区上清桥南天桥南北双向关键词:超速、占应急车道

昨天早上7点半,记者沿着京藏高速由南向北行驶,在15分钟的时间里,共有12辆小车进入紧急行车带。从距离上清桥不远的过街天桥往下看,上清桥上拥堵不堪,4条主通道上挤满了准备上桥拐弯的各种车辆,其中大货车占了近一半的比例。

一位司机告诉记者,有时候着急走紧急行车带,就是因为看到其他汽车走了,就跟在其他车后面开,后来才看到提醒和摄像头,后来就收到了罚单。同时,从北向南行驶的司机因为速度过快,时有超速的违法行为被拍摄到。

东四环转向区易超速

位置:朝阳区霄云桥内环由北向南关键词:超速

上周五下午5点,记者在霄云桥区看到,由于正值晚高峰,车行速度缓慢,在下午5点至5点20分的20分钟之内,并无大量违法行为发生。

据附近的一位司机介绍,霄云桥是连接东、北四环的重要通道,车流量较大,夜间超速现象时有发生。而且,霄云桥属于东四环的一个转向区,因此超速比较容易出现。

“不知不觉间已超速”

位置:朝阳区京通快速7.55公里处东西双向关键词:占公交专道、超速

上周五早晨7点40分,从远通桥东侧的人行天桥看去,桥下路面可谓车满为患。在桥区东向西方向3条车道内,车辆排起了几百米的长龙,远远望去不见车尾。相比拥挤的普通车道,公交专道只是略有优势,多数车辆“本分”地在自己的车道内缓速前行。由于等待车辆很多,一些车主为了快行动起了脑筋。记者注意到,在公交车专线内,一些车主利用公交车间距大的特点尾随在公交车后方,在车队的保护中前行。在15分钟内,有近30辆社会车辆占道行驶。

今年35岁的车主姜先生家住通州梨园,每天开车途经京通快速路。据他介绍,远通桥区算是整条快速通道相对好走的路段。他说,由于自己上班时间不赶早晚高峰,宽敞的路面让他在驾驶中很容易超速。“有时不知不觉就超过80迈了。”为此,今年姜先生特别在车内加装了电子狗,提醒自己减速慢行。

半小时85车占公交道

位置:京通快速路3.28公里东西双向关键词:占公交车道、轧实线变道

上周五晚7点,在位于京通快速路3.28公里处四惠东段的过街天桥上,记者看到,在该人行天桥下东西两侧,共安装有4组探头,双向分别有一组镜头对准主路最内侧的公交车道。

由于正值晚高峰,该路段车行十分密集,机动车超速现象并未发生。不过,当时京通快速路公交专用线已正式启用,只有公交车和具有相关资质的客运车辆方能在内行驶。然而部分车主为抢时间,在近半小时时间里,就有85辆社会车辆驶入公交车专用道。在该路段,还有部分车辆轧实线变道,也属交通违法行为。

车主郭女士家住通州,工作地点位于国贸。据她介绍,在刚刚开通公交快速通道时,她和其他车友也都很挠头,“本来路况就堵,这回又少了一条道”。她说,在随后的两个月时间内,和不少车主一样,她也曾动过歪脑筋,“贴个号牌、偶尔借道行驶。”但之后偶尔接到罚单,以及涉险行车的提心吊胆让她慢慢变换了行驶方式。她说,希望其他车主也能多一点儿耐心,为挤在公交车里的乘客省出十几分钟来。

连续测速杜绝小聪明

位置:丰台区大红门桥东西双向关键词:连续测速

上周四下午3点半,在丰台区南四环的大红门桥区走访时记者注意到,此时交通情况很好,绝大多数车辆保持合理车距,高速驶过桥区。在位于该桥区东侧约200米的人行天桥下,一块写有“前方测速,限速80公里”的警示牌在此竖立,4个探头被设置在天桥两侧,对过往车辆进行测速。通过观察发现,驶过桥区,不少车主在看到测速警示后,都会踩下刹车,而过桥之后又会加速行驶。走访中记者注意到,与其他区域不同的是,在大红门桥区,除了东侧的第一个天桥进行测速外,距该桥约400米的第二个人行天桥架设有两组监控探头。而从该桥下驶过的车辆则少有刹车。

出租车司机马师傅家住南五环外,他几乎每天出车都会选择由南四环驶入市区。对于大红门桥的连续测速,他笑着说,自己也曾被“坑”过。他说,根据自己多年的驾驶经验,在路过大型桥区和人行天桥前都要挂入空挡,滑行而过,并把车速控制在限速之内。在驶过桥区后,再挂挡,加速前行。他说,在大红门桥东侧,刚过桥就有测速标志,自己会把车速减到80公里/小时以内。然而过了桥区,加大油门行驶,刚刚提速的车辆就会经过第二个测速桥,多数车主会因刚过测速点而大意超速驶过。“官方设置探头肯定有他的依据,”对于桥区的连续测速,马师傅说,还是“少耍些小聪明,踏踏实实开车好”。

相关文章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网站地图xml地图